640_75d9cff840816dad34537134ec172e05  

張翔銘,35歲,台北市,業務。


我是翔銘,熟識我的朋友都稱我為「翔翔」,從20歲那年為了和男朋友在一起而大學休學後,開始工作至今已經15年。對,你沒有看錯,身為一位男人的我,的確不符常理、違背自然地擁有了「男朋友」。

 

這幾年,同志議題在台灣吵得很熱,很多年輕的同志朋友選擇透過遊行、法律來聲張自己的權利,也許對台灣的年輕人來說,同性戀已經不是什麼禁忌,大多數的年輕人也不把同性戀看作是異類;可是儘管看似開放的這個年頭,談起同志能毫無異議、自然又坦然接受的長輩,又有多少?更不要說當你知道自己的小孩就是同性戀時,依然能夠理解、能夠一樣愛他的父母,又有多少了?

 

在我大學那個年代,離現在不過十多年前的事情,當時的社會風氣就和現在有很大的差別,很多人不懂同性戀。我是從小就偏女性化的男生,一直以來都被同學取笑為「娘娘腔」長大,大家都說男生玩車女生玩芭比、男生愛運動女生愛讀書,可是我向來不像一般的男生,我喜歡跟在媽媽身邊看她化妝、再偷擦他的口紅;我喜歡漂亮的衣服、幫我心愛的芭比換新衣服是最開心的事情;而我喜歡的顏色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專一的「粉紅色」。

 

因為我從小就和正港的男生搭不上邊,父親和我沒什麼話聊,他見到我總是一臉失望的樣子。可是我又是滿會讀書的,高中讀建中,大學就考上台大,剛讀台大的那一會兒,幾乎是我和父親感情最融洽的時期了,我想我還是讓他感到驕傲的,那陣子假日,他會破天荒的帶上我和媽媽去看文藝電影,直到他發現我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後,他說我是「怪胎」、他說「從沒生過這麼噁心的小孩」,自次之後我和父親之間短暫的親情泡沫便正式破裂了。

 

我從家裡搬出去住,因為沒錢付學費我只能選擇休學去工作,20歲之後,我和父親好幾年不相往來,一句話也不說、逢年過節我選擇躲到男友家,而不是自己的家裡。幸好男友的家人很溫暖、很開明,他們像對待自己的兒子一般接納我的存在,男友的父母親是很可愛的宜蘭人,他們對我說:「同性戀又怎樣,這樣也很好啊,讓我多了一個兒子啦!」

 

我其實已經算是很幸運的同性戀了,大學時候認識的男朋友,經過這麼多年我們的感情依然穩定,現在我們都有彼此的事業,有一個小小的窩,養了兩隻可愛的狗,說實在的,我們的感情和異性戀沒什麼兩樣,我們的幸福也和別人沒有什麼不一樣。

 

最近多元成家的法案在新聞上反復播送,同性戀在多數人的眼中也已經變得不再那麼「異類」,經過這麼多年父母親老了,不再固執如以往,他們似乎漸漸也能接受這種雖然是兩個男人在一起,卻一樣能得到幸福的感情。今年的過年,父親破例打了通電話給我,他只對我說了一句話,就足以讓我淚流滿面。他說:「回家來吃飯吧,兒子。」

 

徵信社

,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小荷-徵信社裡的小荷花

徵信社小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